同理心,我以前沒有特別聽過這個專有名詞,只知道要將心比心。

  然而要如何正確揣測他人的想法,這永遠是一個無解的謎。對方需要什麼?而我們該給予什麼?怎樣的方式才對?人與人的互動沒有絕對,因此這個議題亙古長在。

  老師給了我們三句看似都對,其實有陷阱的話讓我們討論。我知道那都似是而非,但我平常大約都遵循第二種方式。何苦特別給對方不希望的對待方式呢?因此在能力許可範圍內,我都會和顏悅色地給予他們比較能接受的方式。有時候他們想要的方式對他們不好,那麼我也許就會斟酌;有時候我無法用他們希望的方式對待他們,那我就無法強求;有時候揣測錯誤,那麼可能會造成令人駭然的後果。

  這堂課我得到一個從來不知道的資訊:要讓對方知道你了解他了。我以為不用,因為只有在理解對方的話以後才會回答,不是嗎?因此我以前從來不會用同理心應對方式去用自己的話把對方的話簡單表現出來。我總是直接跳過複述,開始就問後續。我也會急著想幫忙,但以後必須盡量改掉這個習慣。原來還要告訴對方說自己懂得他嗎?我一直不知道。

  不論如何我都必須繼續培養正確的同理心,畢竟這是個永遠學不完的課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UVolunteer 的頭像
NCUVolunteer

中央大學學務處諮商中心 小松鼠志工隊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