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風信子參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挖溝和撿石頭,剛開始一拿到工具的時候我幾乎不知道那個長得像鋤頭的東西到底要怎樣使用。我們走到第一個要挖溝的地點時,老實說蠻害怕的,因為這些夥伴們都在這邊的經驗都滿充足,很害怕會搞砸等等要完成的任務,我們是跟冬哥一組,我跟文驣也只是把那種長得像鋤頭的工具往下挖,因為土質裡面有很多石頭,對於我這種算是半都市小孩來說,很難馬上熟練這種長時間耗力氣的工具。冬哥本身就不屬於能言善道的人,過程中冬哥也是有稍微教導一下工具的使用方式,快接近中午的時候,使用十字稿的冬哥坐在一旁休息,老實說,看到這種場景是有點恍然大悟,他們頭頂著烈陽,口中喘著氣,眼神直視著下面的石頭,是不是就因為這樣的勞動使他們能夠找到自己的目標和方向,而當下正在一步步接近目標的時候,心無旁鶩的只有現在。我也比較了解為什麼風信子選擇這樣的勞動工作來幫助夥伴。

  中午的時候我們就在外面聽吳醫師解釋風信子選擇農務和無機栽種的原因。我聽了之後有些感覺,在這個社會上人人想要得到平等,但是對於自己做事情的時候,是不是又很難察覺到自己正在不平等的對待其他事務,或許正是許多的不知覺,造成許多社會團體積極於改善這些關係。在大太陽下,我們只覺得等等還有事情要完成,似乎不會那麼在意現在到底是幾點了。

  到了下午的時候,我是變到神助先生教植樹的那組,在那之前,神助先生有給我們一人一半的葉子,請我們直接含在嘴中,剛開始的確會想到,手髒髒,不太敢放在嘴中!後來的確是有種想法驅使我豪邁的將葉子丟進去,祖先也是這樣披荊斬棘的熬過來,在遙遠前的我們似乎也是這樣的不去在意是甚麼樣的食物在眼前,只要能吃就好,反正萬一真的肚子會痛的話,就當作把這幾天在中央累積的毒素澄清吧!

  下午的植樹活動還算滿有趣的,因為早上的泥土都死死的,石頭就是硬梆梆,很消耗力氣(印象中是說最輕鬆的一組)。植樹就是一直挖土,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昆蟲都有,記得剛挖第一個洞的時候不斷看到蚯蚓,實在很擔心會不會把它們砍成兩半。後來還有用鋸子鋸竹子,槌子固定竹子架成的支架,神助先生看起來的確滿凶的,總覺得他把我們當作一群膚淺的大學生看待,但是在後來分享的過程中,神助很替我們高興友來參予這樣的活動,他也希望對於農業有興趣的人能在查相關的活動多去了解,畢竟台灣不能靠國外進口食物生存,大概是以農業先驅的原因吧!

  下午回車上的時候感覺整個人有勞動到,接觸大自然大概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掃墓到處跑,也是頂著大太陽在外面擺紙錢,幫忙除雜草。就這樣髒兮兮的回到中央大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UVolunteer 的頭像
NCUVolunteer

中央大學學務處諮商中心 小松鼠志工隊

NCU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