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在對於同理心的聯想上,所有人利用不同方式表達一個概念,設身處地為對方找想、假如是我我會怎樣,而確實,這也是同理心最基本的地方,不過在這邊菜頭特別提到了同理與同情的差別,給了我一些新的思考,我在傾聽他人以及設法幫助他的時候,常常是站在一種,「我思路比你更清楚,你要聽我的」這樣的位置,而這對於同理這件事來說是最最不應該的。

    同理說的簡單一點只有兩個部分,傾聽以及回饋,說來簡單做起來卻一點也不簡單,在很多時候,找我們訴說的人往往是帶有強烈的情緒,又或是搞不清楚自己再煩惱甚麼,因此要怎麼從一大段的敘述中得知事件的全貌是傾聽的難題,而在給予回饋的時候,我們需要很快的思考該說些甚麼,能夠引導他繼續傾訴他的問題,給我也給他自己更清楚地了解整個事情的經過,這些都是很難去做到的,有待練習。

    我覺得,同理他人的過程就好像引導別人走迷宮,我們必須先引導他往前走,而非待在原地,再來我們要在岔路時引導他走向正確的方向,但不是用指的,也不是直接挖出一條通往終點的道路,我們只是陪他一起思考。

    一整天下來,我了解到,很基本的同理,並不需要甚麼高深的技巧、多麼豐沛的知識,需要的是想要幫助別人的心情、願意陪伴他人的耐心、以及一個身心狀況良好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UVolunteer 的頭像
NCUVolunteer

中央大學學務處諮商中心 小松鼠志工隊

NCU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