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寧夏,天際的兩端,織女與牛郎依舊被銀河橫隔.

但在這山的另一頭擁有著不一樣的天空,幾顆如日閃耀的橘星圍繞在一起,是那麼的溫暖,那麼的令人難忘。

我抬頭望著在西海岸難以見得的滿天星空,思緒慢慢沉澱,靜靜地轉化成心底深處的感動。

 

 

還記得營期前的籌備,交織著忙碌與緊張的心情,這是一次新的挑戰。

在這次的活動中,第一次,我選擇了美宣組的業務,一個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活動領域-因為以前都以課程、活動、攝影等組為主-更讓我膽戰心驚的是,我選擇承擔組長的職責,實在讓我又怕又懼,但若不試著挑戰自己,又怎可能知道自己是否有無能力承擔呢?

所幸略為開心的是,得助於組員的優秀、前人的資料、小三在組內會許多實用的建議,以及眾人在美工日的多方協助,算是還算順利的度過籌備期了。

在此容我稍微介紹我的組員們有多麼地優秀。

鮪魚身為鼠長、鼠刊美編組、資管營美宣組等,責任感與相關業務想必是無須我擔憂的。

小穎出身課程組,之後接下活動組長、鼠刊美編組長,同樣的道理,我何需太過掛心?

而楷升是大四學長,又是前美宣組長,甚至是台東營三期元老,經驗比我豐厚許多,我更不必時常叮嚀,船到橋頭自然直,沒必要給予過度的壓力。

也因此就算接了組長,老實說在籌備期我自己並沒有感到很大的壓力,反而很感謝我的三位組員們都盡心盡力地一起完成我們的美宣品,若要說,我只擔憂我在美宣領域實則無任何過去經驗可以運用,會有點害怕沒辦法勝任此一職位吧!

 

 

但不可否認,也有讓我頭痛的事情-美宣組身兼主輔身份。

從起初要想一堆治小孩的方法、團康、隊呼,到主輔該怎麼設下自己的原則與底線,再再都考驗了我們。

許多想到的團康活動被活動組借鑑無法使用,隊呼是從我高中時期辦社團幹訓以來就有的嚴重障礙,但這都遠遠比不上如何讓小孩溫順聽命又開心享受這三天營期的困難。

雖然一年前我也在兩個不同的活動帶過小學生,自己也有十餘個表堂弟妹,可是這感覺卻又是非常不一樣的-畢竟地域差異與熟悉度將會影響帶領方式。

最後,該如何在不動怒、有耐心、有條理地情況下,營造良好的小隊氣氛,並且能配合活動與課程的進行,真的有待我的好好深思.

老實說,這對於我這個長期在團隊中常選擇當幕後輔助的角色,並缺少耐心的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

 

 

在這麼多的方法中,我選擇去問我的初衷-當初我報名的原因。

因為一些人的影響,我很想當志工,我想服務人,我很想出隊服務;

當然也有許多私人的因素,比方說我希望我未來是有能力好好教育我的小孩,在這亂象百出的社會中教導我的孩子何是何非何好何壞。

但在這之前,我得先學會跟小孩溝通。

 

 

最後,

我選擇去「傾聽」小孩子的心聲,如同當初我多麼渴望我爸媽聽我心中的聲音一樣。

許多問題也迎刃而解。

於是,

我來到了這裡。

 

 

難熬的靜謐,騷蟬在這仲夏依舊夜夜歌唱。

出發前一天思緒交雜,難以訴說的情緒,彷彿暴風雨前般的寧靜,是那麼地難以捉摸難耐。

我逕自在阡陌農田漫步,遙望著天邊迷離的星光,思考著山後的空氣是否依舊清新。

 

 

又是相同的失眠夜,床笫依舊在這夜晚不停被我來回熨燙。

啟程趕上通車時間,車上風景難以明說,兩顆暈車藥讓我晃到了晚上依舊天旋地轉。

忽然窗外一陣嬉鬧聲傳來,我疑惑著,起身外出,原來已經夜黑當空.

微弱的光線從窗簾映照而出,鞦韆上、欄杆中圍著一群小孩,還有幾位志工陪伴著他們聊天,我疑惑地走了過去.

 

 

原來是曾經參加過營隊而今已畢業的一群國中生,非常地熱情、活潑,讓習慣都市冷漠的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也許,該用個遊戲讓大家認識彼此.

那就殺手吧-還記得籌備期某天在大團順完流程後,大家玩得驚呼四起笑倒在地的樣子.

不知是規則難以讓國中生明白,還是他們太過誠樸直率不會耍心機,以至於玩得有些掃興-兩次都是在第一輪就抓到了殺手.

這也讓我驚覺,這遊戲絕對不能當成小隊的團康,除了小學生難以懂規則之外,甚至可能衍發無法控制的謾罵、哭鬧等失控狀況.

算是先學了一課吧,這群國中生也提點了一些我們該注意的狀況,希望營期能順利地舉辦下去.

護送了他們回家,大家也陸續準備就寢,

而我,選擇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溜滑梯上,仰望著這片星空.

 

 

一陣初體驗,卻讓原本信心十足的我開始動搖,陷入不斷懷疑自己能力的漩渦中.

連國中生都沒辦法聽懂我的話,我真的有辦法讓更小的孩子都聽我的話嗎?

如果一昧地選擇傾聽他們的心聲,會不會最後變成一個沒辦法控制整個小隊的主輔?

我可以好好跟他們說,跟他們同樂,做的好時我可以稱讚他們,給予適當的獎品.可是當他們做錯事情要給懲罰時,我又該如何拿捏這輕重呢?

而且我真的我不太願意對小孩動怒,算是自己的一個原則吧,總覺得對小孩動怒是件傷神又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最下決策.但當情況失控了,我到底該如何去處理呢?

思緒突然有些混亂,好多的困惑在我腦海中不斷盤旋.

好想找個人說,可是我該找誰說呢? 其他人都準備完畢陸續就寢了,我不該打擾他們以致影響他們明天的情緒.

 

 

太多的情緒與問題,暫時拋諸腦後吧!

或許,轉換一下心情與情緒,找出適當的出口.

 

 

皓月高掛,開始思念起高雄的一切,

一樣的月光,灑落在不同的洋面上,或許,只有你能告訴我答案吧.

不自覺地從口袋拿出手機,尋找著那既熟悉卻又陌生的號碼.

 

 

「喂?」

「是我啦.」

「怎麼了嗎?」

「我的思緒好混亂,想找個人說說.」

「說吧.」

 

 

每當思緒一片混亂時,我總無法好好地仔細去思考一件事情,就算那件事情在平常看來是多麼地簡單,甚至簡單到愚蠢的境界.

我慢慢地說了我的疑惑,一步一步整理我的思緒,調整我的情緒.

或許吧,沒有所謂的難題,就只差在有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好好去思考解決的辦法.

 

 

「心情好一點了嗎? 你行的! 別再給自己太多無謂的壓力唷」

「嗯...」

「好啦,別再想了! 聽我說,現在你只要再抬頭看看那片星空放鬆情緒,接著馬上回去就寢就對了! 別在想這些有的沒的! 聽到了沒有?」

「哦...好啦...」

 

 

我掛斷了電話,繼續仰看欣賞這無垠夜空.

忽然一道線條劃過天際,不到兩秒卻又不見了.

是流星.

難而可貴的畫面竟然讓我見到了,心裡有些激動、有些感動,卻不知該與誰分享當時的情緒.

連這少見的流星都能被我瞧見了,我又何必太過擔憂還未發生的事情呢?

或許,這顆流星是要跟我說,要好好把握這短短的三天時光,無須再多擔憂,盡情享受就是了.

原來,答案近在眼前.

 

 

是該就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UVolunteer 的頭像
NCUVolunteer

中央大學學務處諮商中心 小松鼠志工隊

hellman37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