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開始到爺爺家,爺爺其實就準備要睡午覺,而爺爺的家中比我們預期大的多,從我們大家自我介紹到我們想的活動,可是爺爺卻一直都沒甚麼興趣想參與,中間思維的魔術表演卻引起他很大的注意,後來只好變成跟爺爺聊天,在聊天的過程中,爺爺一直把大學生都認為都事會做壞事,比如抽菸、喝酒、吸毒,或許是爺爺當時是這樣,讓他對大學生的印象都不是很好,但爺爺其實還是人很好,請我們喝酒跟喝果汁,邊吃蛋糕還跟我們講他年輕的事,他經歷過國共內戰、823砲戰,講很多當時的情況,也講到最近開刀一直把傷口露出來給我們看,到最後離開堅持要我們把啤酒帶回去,人真的很好。

在跟爺爺聊天過程中,爺爺說自己能活到60歲就好,活到現在是活受罪,爺爺的性格很悲觀,讓我覺得很惋惜,自己的奶奶生日都祝福她能長命百歲,活越長越好,就連祝福其他老人也是,可是爺爺這樣講,實在讓我覺得很錯愕。

這次出隊其實我從好幾天前就在擔心,第一次當組長要去負責開會跟執行,還好有強大的組員幫忙,真的讓我經歷到人算不如天算,不過這是很好的經驗。

    全站熱搜

    柏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