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期末考前一周美宣組組內美工日開始,我皮就繃得很緊。除了要把握最後時間做出美宣品、準備美工教學的細節之外,還有要讀書。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兩周讀書的時間好像都不存在似的,只記得那些拿來準備台東營的時間。總而言之,歷經好幾十小時的準備之後,突然就考完了試開始進入衝刺期。衝刺期前幾天感覺起來都很輕鬆悠閒,好像參加跟團旅行一樣愉快,看各組排演活動和搬宿舍,吃飯時間在出團覓食,可是最後幾天就比較忙碌了,因為事情沒有辦法再把它排在之後再做,所以都要今日事今日畢,有幾次都做到很晚,零晨一點多才走,回到暑宿宿舍裡面都已經過了熄燈時間,要摸黑睡覺,而且男七舍地下室蟲蟲很多,黑黑的會感覺蟲子就再你身邊似的,非常有趣。所以在衝刺期最後幾天考驗了身心強度,像是一種試煉,洗掉了心中所有的雑緒,迎接之後的營期和小朋友。

來到台東前兩天好像在渡假一樣,好山好水看了心情都不由自主的好了起來,在加上第二天下午的出遊,爬山涉水美不勝收。海邊的美景和幾隻麻雀讓我想到什麼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雖然看起來有出入,但是在寫回憶錄或是遊記時還是發揮一下想像力的好。在台東的前兩天,先了解了營期場地,先看過了原住民小朋友,也先排過了每個活動,一切都蓄勢待發了。

第三天,小朋友終於出現了,在川堂看到十幾個活蹦亂跳的小女生還真的有點讓人不知所措,不過好在一切都能照著之前排練的跑,所以剛開始都還滿順利的。小朋友剛開始也有一點害羞,或許他們也覺得在面前的是一群心胸深澳的大哥哥大姐姐,也有點不知所措。所以在剛開始的幾個小活動,大家都很靦腆,又好像在刺探敵情似的,想知到到底對方有幾斤兩重。可是這只是開始,到了跑關活動之後狀況漸漸失去控制,小朋友開始活力充沛的跑來跑去,以及高聲尖叫,甚至還跑過來要我和小宇閉著嘴八說"S",我們不移有他的照做之後,小朋友就開始狂笑,這S發聲之中應該存在著某種典故過或是梗,但是我們絲毫摸不著頭緒,不過看他們這樣開開心心的玩來玩去也滿有趣的,好像我們小學時也這麼純真好動,看他們玩得這麼開心也勾起了我不少的童心。

跟小朋友玩了玩發現他們溝通上比較單向,我們都要主動一直給他們問東問西才能讓他們接收到訊息。像是在休息時間、午餐時間或是聊天時間,都要一直不斷的發問才能夠了解他們的狀況,或是需要甚麼。而且他們也很率真,想要幹嘛就直接上了,或是直接說了,完全不用考慮之後可能會有甚麼事。還有他們真的很有想像力,寫完小卡之後我只是在那晃幾圈,就突然後面連了一條小朋友然後變成了母雞,面前還出現一隻老鷹。第二次寫小卡時也是,又突然變成猜拳遊戲的頭頭,後面連一長條尾巴。而小朋友變臉也變得很快,看到不喜歡的事就對旁邊抱怨幾句之後馬上就又開始狂笑,非常樂天派。而且他們還很怕鬼,大太陽的上個廁所還一直說哪一間裡面有鬼,尿尿的時候會被他偷襲怎樣的。他們也一直遵守著一些被教導的習慣,像是吃飯時都很有默契的一起說:謝謝爸爸媽媽之類的話。還有小朋友很注意我們有沒有在注意他們,也很想引起我們的注意力。

小朋友正值成熟前的天真爛漫時期,我們也正在入社會前的熱血善良階段,兩種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兩段生命中難得的歲月,能繞過半周台灣在信義相遇,交織三天。我想這就是為甚麼這三天會這麼美好、這麼值得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UVolunteer 的頭像
NCUVolunteer

中央大學學務處諮商中心 小松鼠志工隊

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