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次的出隊,心中的感覺是戒慎恐懼的,面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新服務群體-銀髮族,自己其實也有很多不安的隱憂。

尤其剛到祐康的時候,院內人員就詢問我說,如果要辦時數條等事項可以跟他們說,當下雖然有馬上解釋說我們是單純來服務的,不過馬上一個疑問就浮現上心頭:我能表現得比一般只是因為服務學習時數的學生好嗎??我想我還是不安的。進到了院內,老人家的情形也跟預料中有很大的差距,原先聯絡的情況只知道有坐輪椅,實情上是很多老人家是生活的很辛苦的,有失明的、有聽不清的、無法表達言語的,有老人家可能連神智都已經不清楚了,在這裡,人與人間最簡單的溝通,成了困難且遙遠的事情。

一開始的散步聊天就是一個挑戰,院方安排我與阿聲照顧院內最高齡的阿婆,阿婆已經一百多歲了,老邁的她左眼在一次洗澡的意外而失明,鼻子上也有不明的腫塊,阿婆是近乎無法溝通的,無論我們說什麼,她只有回應咿咿呀呀的聲音,另一個層面,即使行前訓練已經知道把老人家當成自己長輩就好,結果自己卻是不太知道要說什麼的,想起平日總是長輩們對我尊尊教誨,當換成我要主動向長輩聊天時,我語塞了。這個現象在之後整日的服務也是不斷的發生,活動途中內心也是一直處於矛盾的思維中。散步結束之時,我們推阿婆回院內,我不經意地問起院方人員,阿婆是因為年紀問題所以只能咿咿呀呀的回應嗎?小姐就說「喔,她已經神智不太清楚了啦,可能也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會咿咿呀呀是因為阿婆有塞鼻胃管,那個是很不舒服很痛苦的,像她手上的手套也是防止她把管子扯掉。」我想我當下,心頭又多染了一層灰。

之後就換套圈圈了,原先這個活動本來想說院內老人家狀況實在不甚好,或許要取消,不過在院方的協助下還是找了幾位行動力比較好的老人家來玩,這個部份我覺得自己沒有盡好引導的責任,因為沒有場勘,其實對於套圈圈怎麼安排,當時自己也是很混亂的,沒有及時地向老人家說明我們的活動,一開始我也聽到老人家說:「阿現在推我去外面要做什麼?」可能連部分志工都是很混亂的,雖然之後也是盡快照計畫安排主持、擺設,其實自己還是感覺到一種志工們本身不確定的氛圍、與老人家的疑惑,原先預設的分組與計分排名也都沒有進行了,不過還是滿開心有些老人家都盡力配合我們,多少感受到一些溫馨。

到了歌唱時間也是有一點混亂,我想還是欠缺引導吧,志工們都依偎在沙發區跟旁邊的一張桌子,與一旁的老人家們形成兩區的對比,此時原先的計畫也是臨時變調了,帶去的音箱也沒用到,之前的分組其實應該也在一開始的散步就已經混亂了,很多人問我說現在要做什麼,或者是唱歌要怎麼安排,也有剛剛向我報備接下來的狀況的人,過一下又再重問我一次是不是像他講的那樣,其實感覺得出來連老師也是略顯緊張的,他們也不時的向我確認行程與應該怎麼做。即使在出隊前自己已經有預設當天的情況一定會有即使知道流程,大家還是會不安、不去行動的不確定感,結果自己還是沒有很有效的與組員一起傳達現在要進行的事情,唱歌後來索性是以接力的方式自由唱,志工還是多數傾向待在沙發區,沒有往老人家的地方分散,幸好游哥真的非常有活力,讓不少老人家覺得很棒,不然那個時候其實我也只是在一旁幫忙拍手或打節拍,並沒有說與老人家有很多互動或是引導其他志工。

接下來就是吃飯的時間了,我們協同院方幫老人架輪椅上可以放的木板桌與圍圍巾,並餵老人家吃飯,服務長輩真的是需要很大的耐心,一匙一匙餵著爺爺,不時地問這樣會不會太快,需不需要喝水,心情總算比較平穩了下來,也確實的有服務院方的感受,不過有時候看著院內人員餵老人家的速度實在有點太快,老人家還沒吃好,下一匙就已經在臉前咄咄逼人,可能也是長久的習慣導致越來越快,院方人員也是真的很辛苦。

其實上午的過程下來,我覺得傻子很值得表揚,她總是很主動地去照顧老人家,去跟她們聊天,也不會有什麼怕老人家沒反應等不安的忌諱。那時有位老人是不太說話的,傻子一開始要照顧他的時候還不知道,有先跟老人家問候,發現這個狀況後,就見她也不多說什麼,幫老人家在輪椅上坐好後,便握著他的手,靜靜的在旁邊陪伴著。那個當下真的會覺得感動與佩服,傻子的的確確把他們當成家人看待,想起後來她在餵老人家時也是如此,我覺得自己也應該多多向她學習,更用心去服務。

中午總算告了個段落,老人家也先去睡覺了,這個時候自己總算可以鬆口氣、冷靜一下,當事情壓力很大的時候的確是需要先冷靜的,自己經過中午小小的休息與調整思緒後,也趕快向院方確認好接下來活動那些需要事先準備等等,之後的行程就順了很多,打掃跟做御守的組別很快就分好,掃地也是很順利,大家也都很配合,之後院內安排的活動,變數也比較少,所以不至於出什麼太大的問題,不過那個時候自己還是犯了些毛病,在院方安排的畫畫活動時,我總是聽不清自己服務的老人家她說的話,她的音量實在太小,有時連分辨她是說國語台語還客家話,都很困難,自己也常常湊上前聽、或者表現得有點疑惑,老人家可能對此也有點感冒吧,旁邊有位老人在我聽兩三次都聽不清楚後,索性不跟我說話了,還有人後來跟我說,我有時候一直在跟說閩南語的阿嬤講客家話,實在是自己觀察力與臨場反應不夠啊,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對老人家不太好意思。

整天下來的心得果然還是事前準備不足啊!!!看來自己還是活動經驗不足,把出隊想的太天真了,是應該更仔細的規劃好整個活動、與院方建立更有效的溝通管道,並且在行前提醒的時候完整的向大家說明可能會遇到的狀況,太多太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了。

失敗為成功之母,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希望整個出隊下來沒有太大的辜負到大家與院方的期望,那便是我的萬幸了。

 

    全站熱搜

    ak477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