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走進橘紅色的門,一排又一排的長桌,學生個個面向前方那個揮汗如雨的導師,黑板間文字密密麻麻地像是藏了許多暗自發光的星。這些並不是在現實中所親眼目睹,而是在心中對還未發生的事所預先設想的情況。



        那個門後所呈現在眼前的是圍成一圈那種在地上可以折疊的椅,所有人都面向著圓心,但也沒有說每個人都有能力把自己放進這樣的圓內,因為這種情況就像是第一次將腳踏車騎向水溝旁一樣,經驗總不像是與生俱來或是被贈予的那樣輕易被獲得。

        六次的團體,並不是時時刻刻都像日出或落一般有規律歡笑的充滿整個房間,但淚水總是會在內心洗刷著平常不會特別注意到自己已擁有的部分,就像擦亮鏡子這個動作是為了要把自己輪廓看得仔細一點。

        一個人不容易開口說話並沒有可依據的理由可以說這是出於自由意志,所有過去的記憶和習慣拼湊出現在的自己。自己的船上也堆滿貨物,丟不掉和找不到一直循環形成了混亂的狀態。

        有的人能站在離你很遙遠的前方向你微笑,向前走去也不是因為招手的期盼,而是原本就走在通往那個方向的路上。慶祝不是日期所造成的結果,也許是因為成長時所跨出的步伐在這樣的時刻中響起悅耳的鈴聲,所以我們才會感到欣然。

        團體的結束,分開代表的是在這個無邊的沙漠上,草球聚在一起而又分開,但卻又好像星火花在交會時所互放的光亮,充滿感謝在心中,只因為我們相聚在大團。雖然光陰不再,但也並不只是一場夢,我這樣想著。

    全站熱搜

    NCU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