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不安的心情,一路上唱著並記著歌詞和手勢,我們來到了關愛之家。即使已經清楚愛滋病的傳染途徑,也了解到口水、鼻涕並不會傳染,但不曉得為何,仍不可避免的不時浮現著害怕的感覺。一開始,大家已經開始與小朋友玩了,我張望四周,看到角落的溜滑梯上面有張無辜的臉孔帶著一串的鼻涕,我一方面想幫她擦鼻涕,一方面卻也有點猶豫和擔心,最後我還是順利的完成了這個任務,接著,一整天的過程下來,我擦鼻涕擦的很順手,並且也幫一位小朋友擦便便。

 

       在出隊前,我曾經想要探究自己為何害怕,後來我體會到存在主義所說:「死亡是焦慮的基本來源,焦慮可歸納為是一種不安,這種不安經常是源於對存在的價值感受到威脅,死亡的威脅即是」,那些我們無法把握的事情,像是危險天災,無法解釋的疾病,都會威脅著人,而使人產生焦慮,因為總有一天我們也會死去,死亡可能是自己一直害怕著的事情吧,所以當我們抱著熱忱去服務時,看到病入膏肓的老人或者是感染到不能治癒的疾病時,會產生害怕的感覺。對於「害怕」這件事,我告訴自己的是「接受」它,而非「否認」它,因此,當在面對小朋友時,就可以知道如何在自己的能力限度範圍內去跟他們相處。

 

       這裡的小朋友真的非常可愛,相處久了,心裡的害怕有時就不那麼明顯了,只是對我來說,陪他們玩好像並不是唯一功能,不自覺的一直想要教導他們,像是餵小孩吃飯時,不斷利誘說吃麵麵才會長高,可是這招並不管用,小朋友仍是只吃肉不吃麵。下午去三樓時,又想著看電視著麼近對眼睛不好、這麼小就打電動對課業不好、吃糖果的垃圾要自己丟,但小孩們並不關心這些,基於非長期進駐,最後還是放棄教導,就順著他們原來的方式吧。一整天下來,心裡感到非常充實,但開始有種體力不支的感覺,下午有教會團體過來,小聊一下,得知他們大約一兩週就會過來一次,後來,因為我真的太累了,於是成功的把一位黏著我的小孩拐騙到教會朋友那邊。呼~終於可以休息了。

 

       回家後,不禁想著,這些小朋友有沒有去上學、唸書,今天有問保母他們的唸書狀況,保母說每週會有兩天,有老師過來上課,事後我一直想著他們到底有沒有上學這件事?回家後,看到幾篇關於家家上學,因為發病,而後遭到其他小朋友家長反對的新聞,覺得很心疼他不能擁有與其他孩子一樣的受教權,並想著他們的未來會是如何呢,但知道那些層面對我來說是廣了些,於是不自覺的把期望放在馬上就會好?

    全站熱搜

    NCU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