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這次出隊對我來說並不是非常愉快。

  我的阿公,雖然因為失智而記不清我是誰,但每次回去都不忘叫我多夾一點菜,多添一碗湯(儘管他老是忘了他不久前才講過同樣的一句話)。我的阿祖,儘管已經一百零九歲,但也還能在助行器跟他人的扶持下穿衣作息,並且在我又要離開的時候,生氣得流眼淚。他們確實老了,變的情緒不穩、憂鬱,也曾做出些荒唐事,但總體來說,他們都老的健康,身旁也不乏人照顧陪伴。

  我知道,老人因為歲月的摧殘、病痛的折磨,大多變得身體笨拙、言語不清。但我這次看到的景象:那些仰著頭目瞪口呆的面容,還有一脫下手套就不停抓癢,直至破皮流血仍不止的手,讓我不由得害怕起來:原來,人能退化到這種程度。他們每天被移來移去、搬上搬下能有生活的樂趣嗎?人怎麼會變成這種狀態?

  但我也明白,何嘗有人願意如此?很多事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意外對人的改變不言而喻,便如個人性向進取與否也都會受出生背景影響,對於這些無可奈何的事,我能做些什麼呢?我想我目前能做得也只有提醒自己要好好珍惜當下,多關心親朋好友,對身邊的人好一點,並且養成健康的作息。

    全站熱搜

    左佩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