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其實是我長久以來蠻想逃避的一個名詞,因為從小到大我很難在團體中和大家和樂相處,也覺得溝通是件困難的事,所以參加這次的工作坊之前,我是非常期待自己在那一天中有一些些好的認知、好的開始,同時這種挑戰的裡頭也有一些懼怕的感覺。

    一整天下來我最喜歡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話中有畫」,因為第一次在這種輕鬆的(我更想用「毫無防備」來形容)心情下,「頓悟」到溝通的重要性。當一個人單方面、有時來不及思考該如何表達才能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意思,只是一股腦兒的把心中的想法告訴對方時,因為對方也不能反應出自己是否了解所接收到的訊息,這時候雙方之間就出現了代溝。第一次我扮演嘴巴的角色,該如何表達出訊息、怎麼樣才能確認對方了解我的意思……好多問號困擾得我,直到第二次扮演眼睛時,看到有得是如何描述圖形、大柯是怎樣和有得做確認,我由衷得佩服他們的溝通技巧,心裡也忖度著,經過在小松鼠一年多的訓練,我也可以變的像他們一樣嗎?其實我在這個遊戲過後,才曉得原來之前我自以為沒有出現溝通問題是因為當局者迷,不知道彼此之間已經有了一條深溝,而這深溝的產生過程就與這個遊戲十分類似。

    在大海生存當中,我會想先確認夥伴們都站穩了,自己再調整位子,雖然可以站的空間越來越小,但自己還是會想盡辦法找出位子站,我不太敢向夥伴們求助,因為怕這樣會麻煩到許多人,這是我的壞習慣。不過遊戲過程中,當我感受到夥伴提供協助的溫暖時,心裡是相當開心的,覺得自己應該同理幫助者的心情,很高興自己有想改變的開始。

    到了沙漠求生時,我很慶幸自己在沙漠的生命被所屬的團體救回來,但我覺得有點誤打誤撞,因為我們這組是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依照多數決排出物品順序的。其他組則是有經過討論,或是有比較經驗豐富的人說服大家某個排序是可行性高的狀況。但遊戲結果卻並不是每次的多數決,都能讓整個團體的生存率提高,如果團體中有少數人的見解可能是正確的,卻因為了團體的和諧而採納多數人的意見(可能是錯的),則團體可能無法在沙漠中生存,但正確的那一方原本是可以帶領整個團體一起活下去的。我覺得這時候正確見解提出方的說服力,以及其他人懂得接納是讓團體獲得最大利益的其中兩個因素,應該還有其他因素,只待日後慢慢學習吧!

    最後是演戲時間,也是我最感到不情願的時刻,原因是我對演戲的排斥。四個不同個性的人要演出自己,但是我們這組有想要製造爆點的目標,所以我妥協了,演一個和我的個性截然不同的人物,而且妥協的同伴應該不只我一個,不過大家開心就好^_^幸好生活中我仍然能做自己!在這個階段裡,其實我沒有什麼關於團體的感觸,但是看到有些松鼠的演出和我腦海中的印象相符合時,還是覺得很有趣!

    一整天下來,我必須向辛苦的亭葦老師和幸萍老師致上感謝之意,自己只是其中一個參與活動的松鼠,但是接近工作坊的尾聲時我的精神已很難集中,更不用說是一整天帶領我們進行活動、聆聽我們的想法、給大家回饋的老師了!這次的工作坊對我產生的影響,在與其他松鼠間的凝聚力方面來說,其實我感受到的沒有很顯著,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個性還有對團體生活的不適應,不過我比較了解到一個團體應該有的樣子是如何,還有自己未來該朝什麼方向進步,這是我在這一整天裡最大的收穫了!

    全站熱搜

    kworanges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