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裡的夏日芬芳

           資管二  羅伊辰

一個未完成的故事

一群挽著手臂的伙伴             0

送給每一位

心中尚存一絲夢想的朋友

--------------------------------------------------------------------------------------

這是一堵將我生命帶入一座新跑道的圍牆,只是,我要走了,內心的那個聲音告訴我,不可能一輩子在這裡奔馳......

                                                                       

這封信,給四天後的你,你收到了嗎?

                                                                               

因為珍惜,所以一切是如此珍貴,閉著眼睛,依然看得見

 

去年夏天的日光,擲在地上,耳中迴響著回憶裡那個熟悉的聲音,帶有一絲芬芳的迴響。

睜開眼時,才突然發現我已坐在車上,眼前是一條長長的路,空蕩蕩的道路,彷彿盡頭早被吸進宇宙最深處,看不見,內心頓時湧上一陣虛無,此時司機所播放的政治討論節目也像是夢境中的聲音,存在感虛弱、而且  飄渺。

畫下句點的那一瞬間,沒有以往的驚濤裂岸,也沒有想像中壯闊的波瀾,出奇的平靜又一次將我帶往那芬芳的夏日,近在咫尺卻又無法觸及。

六月二十五日,福爾摩沙的百年物語,如同他的字義一般,第一次帶領我進入那道圍牆,伴隨著陽光寫下了百年不褪色的故事,就像是一幅畫織進我的生命,即使當時  背負著無法卸下的重擔、活動公關的壓力,好幾次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握著原子筆,一雙肩膀扛著十萬元經費的壓力同學,我們無法贊助,請你找別家廠商」。

 

沉默裡,聽得見那命運的嘲笑,即使在睡夢中,依然縈繞在耳邊。

 

父母:「你這樣到底什麼時候讀書阿」。

系上:「你看你都忙到跟我們大家越來越不熟」。

執行長:「你公關到底拉到多少,這樣下去我們怎麼辦」。

………

那是一個心力交瘁的盛夏時光,原有的夢想漸行漸遠,慢慢被現實的無可奈何吞噬, 一次又一次說著要退出,卻是一股心中難以言說的倔強讓我在陽光下嘶吼:我要跑活動,我要成長……

 

「同學,我們是慈幼社及愛團」。

「歡迎參加及愛長出,希望你來當輔員」。

 

輔員,這是什麼樣的一種角色呢?他們身邊總是圍繞著不間斷的歡笑,他們的步伐總是許多人追隨,他們是歡樂的製造者,同時也有著保護一群人的手腕,我努力尋找那時的記憶。

                                                                               

思緒回到了現在,坐在遊覽車上望著前方的道路,彷彿一睜開眼,就經過了七個月的沉睡,疲累的雙眼縈繞著夢境中的迴響,只是這個夢,醒好突然,只剩下一條直行道路和兩個轉彎。

 

「還有什麼要帶走的嗎?」離開前我一直問自己。

或許沒有,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道笑容的弧線,剩下的就留給這群孩子吧!同樣的一個班級,23熟悉的面孔,童言童語包裝著古老的歷史,和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生物奧秘,然而,世界依然用它的腳步運行,說故事和聽故事的人卻已經改變,時光那隻手將彼此的生命翻了一頁又一頁,讓我原先憂慮自己的夥伴會因為這群頑皮的小朋友而不愉快,這樣的擔憂在我與孩子們第二次見面時瞬間瓦解。

                                                                               

寓聖不像上次這麼愛使用暴力了。

威瑀比較會聽哥哥姊姊的話了......

你們每一個人,都長大了。

 

唯一不變的,只有千篇一律的那句期待:

「下次還會再來嗎?

                                                                                

對不起,我沒辦法給你們承諾,你們會升六年級、會畢業,我們也是。

                                                                               

可是這居然是最後一次。

                                                                               

沒有為大家帶來最好的故事、

沒有用淋漓盡致的歡笑兌現你們的期待、

沒有做你們打鬧談心說笑的大哥哥、                                                                               

我好不甘心。                                                                               

只因為一個天底下最爛的理由,沉默嚴肅的人格特質……

 

 

 

要離開了,我看到承恩帶著像是期待。

 

又像是不捨的眼神一路揮手道別,從校門口往回家的路上,背對著前方道路面向站在門前的哥哥姊姊走著,邊走邊揮手一路走一路揮,最後只留下一句幼童尚未變聲的回音:「哥哥,明年再見」和一道永恆的地平線,像是放不下的雙手會留在天空,永遠在最無助時為我們揮出一道彩虹。

                                                                               

「承恩,再見,小心不要跌倒了~」捲起雙手放在嘴邊,曾經擔任值星官的我卻因為哽咽而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也許,放不下就代表不會變。

 

我不想說再見,多麼不願意再一次讓那割捨的利刃將我畫下一刀

如果可以,多希望能再汲取一碗那樣的芬芳,多麼想要就這樣擁抱著回憶、擁抱著歡笑,一路往前走,認真的走過四年,認真的長大,然後放下,然後離開,但往往在你還來不及選擇方向的時候,方向卻已經選擇了你,原來,這樣的痛是那麼深那麼深。

 

然而,這也是我自己的決定。

                                                                               

曾經不只一次的問自己,到底"慈幼"兩個字代表著什麼,難道只是個社團的正式名稱。

                                                                                

當一群哥哥姊姊用自己的生命付出,不是為金錢和其他。

這個世界所承認的利益,只希望給小朋友一個回憶,一個回憶陪伴著他們一輩子,當這些孩子在成長的路上遇到任何挫敗灰心,如果想起背後還有一群大哥哥大姊姊,曾經用歡笑灌溉他們的童年,陪著他們長大,因為這樣的一絲溫暖給了孩子們面對人生的勇氣,甚至願意在長大後將這樣的感動留給更小的小朋友,到了那時,就可以驕傲的說,我們所做的事叫做慈幼,我們是慈幼社。

                                                                                

現在,我明白。

                                                                               

句點已經完全劃下,郵差盡責的將那封四天前的信送到我手裡。

麥田圈裡的秘密,就讓它繼續扮演一個祕密吧,就像生命一樣,在嚐到付出後的收穫前永遠都是個秘密,勇敢的去冒險,有一天會在哪個不經意嚐到一頓驚喜,或許是羊肉爐或薑母鴨,就算不是一開始所期望的,那麼來一頓酸菜白肉鍋也不錯。

                                                                               

我不流淚,我不說再見,現在,我結束了努力,微笑著。

全劇終,舞台上的燈光亮起

但這故事,會繼續寫下去

當聚光燈再次照亮

我會坐在觀眾席,給你們最響亮的鼓掌

    全站熱搜

    NCU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