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初昇、鈴聲響起,

擔憂賴床又期待當一日農夫,以致略為失眠地不斷輾轉反側總算醒了。

 

 

拎著從惟客買來的早餐,帶點巴黎左岸的悠閒到了行政區。

在大柯、小英、珮芝morning call其他人的過程中,志工們也陸陸續續進來,滿室充盈著一股朝氣與溫暖,雖為出隊服務,但享受服務也是學習的一環-別太拘謹。

卯時五刻一到,就先帶隊坐上小巴,讓大家先行卸下行李,並緩下情緒坐車,

而負責出隊的我們,則繼續等待尚未出現的同伴們。

夥伴們姍姍來遲總算一一現身,終於在鳥鳴騎著腳踏車趕上最後一分鐘後總算全員到齊了。

一路上搖搖晃晃,起而紛雜,時而喧騰,而後回歸靜默,最終在踏入夢境的前一秒就到了風信子農場。

 

 

熟悉的場景,不同在前往的方式,

第一次有人專程帶領以車代步,探索如謎般的世界;

此次到來,循著眾人紛踏的痕跡向前,憑著領導所憶、前人所引,省去迂迴路轉的折騰,堪稱一路順遂的扶搖直上。

旅途上,熙攘人聲不絕於耳,或而稀疏、或而喧囂,好不歡樂。

緩升之路考驗著能耐,但怎又會是眾志成城的阻礙?在那場最後的演講說過,高牆的產生只是為了讓我們去克服他,要我們證明自己是多麼渴望得到高牆後的 果實。

不出其然,離預定到達時間尚有三十分鐘就到達了。

 

 

休息,

只是為了更遠大的目標。

 

 

稍憩片刻,人員陸陸續續添足了茶水,準備今天的學習-用自己的身體感受大自然要賦予我們的一課。

志工們分了好幾組,而我則選擇跟著勝杰一同到入口處砍伐綠竹,準備搭建午後欲搭的棚架。

陽光熱情地擁抱著這片大地,身旁的菅盲叢散耀出微微刺目的光輝,彷彿告知著竹葉交疊處蟻窩的沉暮。

鋸竹刷刷聲隨著汗水搖擺,微風輕輕在耳畔呼氣,伴隨偶而傳來的窸窣聲,宛若能在記憶深處聽到如田園交響曲般的寧靜樂活。

一支、兩支、三支... 叢聚的竹林一一折腰,放下工具使盡全力與天比氣闊。身歷其境才能感受豪天的壯志,不禁又佩服起明代著名的抗倭將軍戚繼光。

若在竹林中遇到生物,也許是蛇,也許是熊,甚至可能是一群拿武士刀對著你的敵人,你會如何因應呢?

砍下青竹,用雙手把舞著手上的這把武器正是個戚繼光的點子。

堅挺有節難詆毀,下莖紮實少側枝,上有茂葉擾視線。而這特性最後也變成冷兵器時代的武器種類之一狼筅。

直到親身砍竹奮力從天上拽下這把竹,才能感受到六百年前沿海抗倭的心情。

認清自己,我不是氣吞蓋世的名將,我只是個願意付出自己微薄心力幫忙清除雜枝讓這不屈的氣節重展作用的凡人。

不知不覺間,也在一個時辰內,與其他夥伴砍下了足夠的竹子,就此打道回府。

 

 

當午炎炎,汗若粼粼,

靜坐輕啜幾口萬壽菊茶,清淡果香傳開,腦海頓得解放,一消與天拔河的辛勞。

志工陸續歸來,或而身處高處憑欄敞臂擁抱天空,或而臨崖盪腿享受清風,畢竟總是辛勞後的果實最為甜美。

金烏高行於天,仿若回歸五千年等待有窮氏再度現身。

三兩黑犬或坐或趴,等待午膳的大快朵頤。

 

 

午 後膳畢小憩片刻,一分心一分力都是為了奉獻給這塊土地。

起來吧,在這自然野林拓荒吧。

天上橙耀響應地上環橘,圍繞著幾叢坐落 在三角園地的萬壽菊,點點芬芳四逸而散。

輪迴的環不停轉動,伴隨從底伸起的掬香,彷彿進行著一場天人感應的儀式。

若 天感應成雷公藤,共振淨化漸入膏肓的凡民。

 

 

翻土機軋軋作響,翻轉的塵土混著堅韌的野草,

要創新,總是需要先破壞吧。

偶而的後座之力,似能感受退避三舍之境,然因 怕險則更換工作,至終幫忙疏通空心田中的野草。

彎腰、跪下、汗水從額頭經眼前滴落到泥土上,這是令人敬畏的大自然土地。

空心無毛心臟葉,紫花長柄抓地淺,依據上述兩句原則判斷空心或野草。

斬草要根除,否則春風吹又生,時而省思著這句話。

身 為渺小的人類,只能透過此種方法才能與大自然對抗嗎? 然而,春風一來總是帶回了滿腹辛酸。

茁壯的根,在這塊土地上向上不斷努力勇敢堅韌地 成長著,而我們卻因一己之心拔除其生命的原力。

難以窮說的社會,孰優孰劣,何者又是該被屏棄的雜草呢?

兩艘船隻,人性的賭 注,粉墨小丑咧嘴的算計。 

贏了? 輸了? 

正確的道理並不一定就是對的,錯誤的動機並不代表就一定做錯。 我也等待著,結 局。

表現理性就是冷血嗎? 最深的傷痛,往往藏在最快樂的笑容中。

文化與人性的糾結,該為道理還是為了生命?

洞 窟的抉擇,最終我還是選擇彌爾,先為人後為文化,有時對身為社會性動物趕到可悲。

縱然許多人覺得可笑,但我仍然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自由,生 命的自由。

 

 

生命呀生命,我們真有權利恣意奪走嗎?

命題條件的不同,有著完全迴 異的答案。

相信著,本質的改善才是重點,而不是其上的支微末節,雖然這「支微末節」探討的層次卻是生命議題。

人可以輕輕地 來,但我們不應該讓別人輕輕地走,尤其在這如此受人文意識影響的現代。

矛盾吧,以己為中心的選擇性思想,然而我又沒傷害其他人又有何干系 呢?

突然從內心笑著一些迂,一種走到胡同深處才發現是死路的愚蠢感油然而生。

個體的存亡彷彿影響著多人的交叉辯護,然而轉成統計數據,不 過就只是,一個非學齡兒童都能朗朗上口的簡單數字。

 

 

繼續拔呀拔,

拔掉了威廉密 里根,拔掉了謝政傑,最後連蕭峰也拔掉了。

你說,這只是杞人憂天,人生仍是多麼美好。

我說,問題並沒有解決,你並非真正享受 人生。

至少,寇斯與海耶克會同意我方法的正確使用會比問題的發現更為重要。

 

 

輕握著兩三株倒趴不起的空心,清除掉他們周遭根深柢固的野草,只望能夠疏正清源回覆空心的直挺。

填 土覆平,重新給予新生的力量。

重覆的迴圈不停,這是一場無止境的導正之行。

遠方聲音漸響,肖蔓老師遠遠走來。

時 間到了,可以休息了。

 

 

時間,真的到了嗎?

我們真的有服務到嗎?

海 邊的爺爺不停地把海星丟回海裡,只是為了趕在日頭昇起前別讓海星曬死,一場時間與生命比拼的戰鬥。

辛德勒在納粹投降的前一天晚上在鐵路旁後 悔莫及沒把手錶當掉,只因為這幾塊錢能夠在鬼門關前在救幾個人的生命。

那個情境,那抽搐般的嘶聲力竭,我永遠無法忘懷那個畫面。

我 們真的做完了嗎?

服務是這種限時的工作嗎?

我並不累,對於沒辦法再繼續幫忙心裡有點感觸。

這場服務學 習出隊,最終的目的仍然不是服務,而是學習。

 

 

記得,五月那場台大的「嶺悟」展覽,

類 似的情景,類似的疑問,有位旅者幫我解答這個問題。

服務學習,著重在學習上,並不是讓我們服務如同免費勞工般刻苦,而是要在每人的心田中灑 下服務的種子,懷著時時服務的精神。

一個一年前的困惑,終於解開。

自願性時常幫助別人,遠遠勝過被動性的一次性幫忙。

好 的事情,若用不適當的方法,則會產生令人反彈的後果,用在中大護照的推廣上莫不適當。

或許,有時候我並不是這麼用心在每個領域上,但至少我 知道我認真地過著我的生命。

結束了,那就別再眷戀。

 

 

小平台,層層疊疊的橘光與 天比燦爛,

這回,總算是我們贏了,遙遠的光影漸漸幕落。

心得分享,四十輪轉的接力賽。

大家累了、倦 了,也不希望給大家太多的耳畔叨擾,簡單幾句帶過吧。

真正的心得是常存心胸,以身作則散播體悟,更能把這心得發揚光大。

山風 輕輕吹拂我們的臉龐,橘色的光暈圈圈圍繞,難得可貴的相持,我會永遠懷念的,一種即將逝去的美好。

 

 

輕柔的歌聲響起,簡單的詞作,真誠的歌聲與心靈,好喜歡這種感覺。

回想著過往,曾經太過年輕,鬥魚與艋舺交織 的世界。

走走跌跌,現在,我到了這裡。

夢與離別,回想起中學時代的我,深思著,我是否也曾是個精神障礙者,只是我被一位知己治療了,一位一生影響我至重的知己。

我永遠感謝 著你,不盡的感謝,縱然有著太多難以言盡的話語,但我願用我的真心繼續祝福著你。

我是一隻不願受束縛的青春鳥,我只想展翅高飛飛往 我想要的天空,也許風波多舛,但這是我選擇的天空。

 

 

隱居,也許是中國文學看多了,總會有這種希望,在某個山坡上,開一境地,悠閒地生活著,唱唱歌,享受著屬於「人」的生活。

你看的到這篇嗎? 我願你能看到。

還記得嗎? 那年你帶我到深山看螢火蟲,探討了各自的未來,深肘著必須面對的變化。

不論如 何,我仍然在這裡。

我仍然在這裡等你,你仍然是我重要的朋友。

我期待,讓我們重回那山上,重新透視著彼此。

那 方淨土,你還願意帶我去嗎?

 

 

似乎,這是一場不太真實的夢,一場如夢似幻的光影交錯。

然 而,我仍然樂意回到現實,

只有現實,才能真正地享受。

也只有現實,才可以慢慢走上夢境。

四年前,我感 謝著鴨鴨帶我走進溪頭森林第一次接觸大自然。

四年後,我感謝著小松鼠,讓我用心體悟到,這方天地教導給我的服務道理。

雖 是老調重彈,但要感謝的人太多,還是感謝天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UVolunteer 的頭像
NCUVolunteer

中央大學學務處諮商中心 小松鼠志工隊

hellman37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